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無疆章節目錄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父子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父子

    年輕英俊的道士看著風流倜儻的青年,一臉無奈:“別鬧。”

    “沒鬧。”

    “你有!”

    “我認真的。”

    年輕英俊的道士再次深吸一口氣:“貧道出生時,天地未開,混沌夢寐,你讓貧道上哪找老婆去?”

    “哈哈哈哈!”風流倜儻的青年大笑幾聲,道:“先有鴻鈞后有天,你說你可憐不可憐?茫茫宇宙,天地未開,便有了你。”

    道士不理他。

    風流倜儻的青年自顧說道:“說真的,那時候你是不是覺得,這天地寂寥,整個世間就只有你一個生靈?”

    道士點點頭:“那也是事實。”

    “結果呢,你一直活著,一直不死,然后漸漸發現,我擦,我們原來是活在人家的游戲里面的生靈,那時候……心里面有沒有不甘?”

    道士撇撇嘴:“誰在游戲里,還不好說呢。”

    “我覺得是我們。”青年收起臉上的笑容,十分認真的說道:“至少現在,我們還是打不過去的。”

    “貧道從來就沒想過要打過去。”道士淡淡說道:“貧道只想毀了這入口!”

    “嗯,我也想!”青年道:“不然我也不會扔下我兩個如花似玉的老婆來到這地方。”

    “人間也夠亂的。”道士有些惆悵的說了一句。

    然后看著青年:“不過你確定你的兩個妻子在人間?”

    青年臉色微微一變,突然沉默不語。

    道士道:“昔日你找到這里來,可不是想要跟貧道一起守著這光門,不讓那邊的東西過來……”

    青年繼續沉默。

    道士嘆了口氣:“其實,這無盡歲月,你與貧道一同守在這里,你的心思,貧道早已經知曉。但還是那句話,貧道不建議你真的打過去!”

    青年還是沒有開口,只是目光漸漸變得冰冷起來,抬起頭,看著中間那道鵝蛋形的光門。

    “有些事情,該放下,就放下吧。”道士勸道。

    青年搖搖頭,終于開口:“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嗨,早就知道了。”道士撇撇嘴:“你整天沒事就拿貧道尋開心,看似樂觀,實際上卻將憂郁深藏起來。你以為你的境界跟貧道差不多,貧道便看不出?”

    青年苦笑道:“你知道嗎?老道,我最煩別人比我聰明。”

    道士搖頭:“貧道并不比你聰明,但這無盡歲月,時間長河都流淌出不知有多遠了,你卻一直守在這里,幾番試圖打過去。還有,你的妻子若在人間,你來這做什么?天地大義?貧道有,你呢……你也有,但若你妻子在人間,你根本就不會來。她們也不會不來尋你。”

    青年仰頭,臉上露出一抹悲愴。

    “都是門后面這群王八蛋干的好事!他們倒是會玩,分出一道神念,進入到我們這個世界,封印原始記憶,來尋找那種物質,找到之后,便會覺醒,覺醒之后,便會離開。”

    青年眼中閃過一抹冰冷:“我們這些人,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一群不起眼的生物,一群討厭的土著。可若是想要生出那種物質,還非得我們這群人不可,嘖嘖……”

    道士笑笑:“其實也沒必要這么生氣,就像我們也會在身體中形成無數個大宇宙一樣,對我們來說,那些世界,也是我們的私有物。”

    青年道:“但那些世界中,若是有能夠跳出來的,我絕不會阻攔,會視他們為道友!”

    道士道:“善!道無分先后。能成道者,必是承載大氣運而生,攔不住的。”

    說著,倒是看著青年:“不過你確定,你的妻子,是那種被分出來的神念么?你確定,你去到那個世界之后,她們不會出手對付你?”

    青年臉上露出幾分迷茫之色,想了想,搖搖頭:“不確定,而且,我不信她們如此絕情,你說呢?”

    道士說道:“貧道光棍兒一個,不懂愛情。”

    青年:“……”

    良久。

    青年看了一眼光門下面的一道封印,若是不仔細看,那道封印似乎完全跟光門融為一體。

    但實際上,光門是懸浮著的,雖然離地非常低,但跟封印之間,卻還是有著不到一毫米的距離。

    “他們應該快來了!”

    道士挑了挑眉梢:“他們已經來了!”

    ……

    ……

    楚羽跟在猴子身旁,兩人這些年沒干別的,都在趕路!

    一萬多年啊!

    都在路上!

    縱然是億萬載歲月彈指一揮間的頂級生靈,也會覺得枯燥。

    楚羽幾乎將猴子身上能學的東西都學來了。

    當然,猴子也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從前不曾掌握的東西。

    這讓猴子有些感慨,它本以為自己什么都會的。

    “果然學無止境。”

    猴子說道。

    楚羽點點頭:“師父,你說咱們上到最頂層,會遇見什么?”

    “如果沒有猜錯,那里會出現兩個人。”

    猴子的眼里,閃過一抹回憶之色。

    “有一個……是我父親,對吧?”楚羽道。

    猴子看他一眼,這么多年朝夕相處,它已經算是徹底了解了自己這個徒弟。

    確實聰慧!

    這種聰慧,是以它這種層次的生靈的眼光去看的。

    太多事情,都是一點就通,通了之后很快就精,再不久之后,便會大成。

    “應該是吧。”猴子說道:“反正那人跟你長相一樣,究竟是你父親,還是……你們是同一個人,俺就不知道了。”

    “我不接受第二種說法。”楚羽一臉認真:“我就是我。”

    兩人來到最頂層。

    發現最頂層的門,是封印著的。

    猴子從身上拔下一根毛,變成一根棍子,朝著那封印狠狠捅過去。

    轟隆隆!

    一片華光炸起。

    直接把猴子炸了個跟頭。

    猴子灰頭土臉爬起來,一臉晦氣。

    楚羽看得哈哈大笑。

    還沒見猴子這么吃癟過呢。

    這時候,那道被封印的門突然消失了。

    上面傳來一道聲音:“變小!變成塵埃飛上來。不然就進了異界了。”

    猴子呸呸兩聲,搖身一變,變成一個比塵埃還小的猴子,一個跟頭跳上去。

    楚羽抬頭看了一眼,他一眼就看見了那道光門。

    莫名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種熟悉的感覺。

    仿佛那光門后面,有著某種召喚的力量,正在呼喚他回家。

    家?

    光門后面是我家?

    怎么可能?

    我的家,就在這里!

    楚羽撇撇嘴,也跟著變化成比灰塵還小,往上一跳,順著光門下面的縫隙,直接飛出去。

    那道封印,也在須臾之間,恢復了正常。

    楚羽終于站在了這座石塔的最高處。

    下一刻,恢復到正常狀態。

    四面墻壁沒有窗,所以也看不見這座塔究竟有多高。

    墻壁上刻滿了古老的銘文,那些銘文的紋路漆黑如墨,散發著一股詭異的力量,似乎要將人的靈魂都給吸進去。

    石塔最高層其實并不大,四四方方的空間,也就七八十平方的樣子。

    中間有一道光門,那光門像是一個鵝蛋。

    里面朦朦朧朧,令人看不清楚。

    楚羽的目光,落到這上面的兩個人身上。

    其中一個,他看見之后,身體微微一顫。

    那人跟他,幾乎長相一模一樣!

    如果不是動作不同步,甚至會有一種照鏡子的感覺。

    真的是太像了!

    楚羽又看了看另外那個人。

    是個年輕英俊的道士。

    穿的很干凈,眉清目秀,目光純凈,穿著一身道袍。

    整個人站在那,給人一種無比空靈的感覺。

    猴子看見那道士,頓時皺著眉頭:“牛鼻子,你封門作甚?”

    年輕道士看了一眼猴子:“潑猴,恁不知好歹!那門不封,這無盡歲月,你知道會有多少詭異跟不祥發生在人間?這么大一道光門,你看不見嗎?”

    猴子翻了個白眼,有些事情,它是知道的。

    楚羽看著那英俊青年:“您是……”

    “你爹。”青年老實不客氣的道。

    “……”

    真實在啊!

    但楚羽卻是有種無法反駁的感覺。

    他看著青年,問出了一直以來,他心中最大的那個疑問。

    “我媽是誰?”

    楚天北和宋瑜,明擺著是他父母的兩道神念化成的分身。

    但卻有太多事情,兩人根本不知道!

    也就是說,那分身的記憶,是殘缺不全的。

    或者說,干脆就是他的父母,給斬掉的!

    也就是說,那兩人,是他的父母沒錯,但卻根本不是他父母的本尊!

    也永遠都無法覺醒!

    如今都修行到破虛境了,天知道還有沒有能力再往上前進一步。

    “你媽啊……”青年看了一眼道士,然后笑了笑,只是那笑容里,充滿悲傷和惆悵。

    指了指中間那道一人多高的鵝蛋形光門:“你媽在那門后面的世界。”

    這個消息,當真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甚至是……無法接受!

    哪怕是眼前這男人是自己的父親這個事實,都讓楚羽有種難以接受的感覺。

    雖然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經知道。

    但知道歸知道,接受歸接受。

    那是兩回事。

    在楚羽心中,楚天北和宋瑜,才是他的真正父母。

    哪怕到現在,他依然是這么想的。

    就算那是兩道殘缺不全的神念化成的人,但他們生他養他愛他。

    做到了一雙父母真正應該做的事情。

    眼前這位呢?

    似乎……一直在給自己鋪路。

    但卻從未真正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

    至于說母親,呵呵,更是連影子都沒見過。

    形不成任何印象!

    結果現在青年告訴他,他的母親,在另一個世界!

    這可不是什么小世界大世界,更不是混沌域和鴻蒙域之間的區別。

    而是真真正正的……另一個世界!

    你讓楚羽如何接受?


同類推薦: 無疆大仙官尋情仙使道君獨步成仙蒼穹之上一品修仙不朽凡人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