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瓜分東齊氣運

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瓜分東齊氣運

    做為梵天殿的執掌者,大部分時候在幫著梵教教主管理梵教的實際掌控者,樓那迦無疑是要比閻摩表現的更加理智。

    今日這種情況或許是有楚休在暗中挑撥的原因,但更多的卻是閻摩自己做的太過分,真把下界的武者當成是任意宰割的豬玀和螻蟻,這才把下界所有的勢力全都得罪了,造成了現在這種情況。

    不過看其模樣,楚休仍舊是這些人當中的核心,只要搞定了楚休一人,其他人無疑也就好搞定了。

    楚休淡淡道:“樓那伽殿主,現在不是我想要怎樣,而是你梵教想要怎樣。

    整個東齊武林都被你們威脅要交出弟子來,這簡直就是要斷人家的根基。

    閻摩更是氣死了東齊皇帝呂浩昌,絲毫都沒有把東齊朝廷放在眼中,這般做,難倒還不過分嗎?”

    樓那伽狠狠的瞪了閻摩一眼,這些都是他干出來的好事!

    他是同意了閻摩做事可以激進一些,可以強硬一些,但強硬卻不代表不長腦子!

    閻摩這個時候卻是無所謂的輕哼了一聲,他也不想這樣的,誰知道那個螻蟻那么脆弱,氣都能被氣死,簡直聞所未聞。

    樓那伽看到在場的這些武者,知道從今以后,梵教的名聲幾乎就要臭了。

    他嘆息了一聲道:“諸位,其實這是一個誤會,一個天大的誤會。

    閻摩殿主做事有些粗暴,所以諸位其實是理解錯了我梵教的意思。

    我梵教讓諸位把弟子都送入到梵教中來,其實是想要傳授他們真正的大羅天高階武道。

    甚至諸位想要來我梵教聽我梵教高手講解武道也是可以的。

    在場有著天地通玄修為的可不少,難不成諸位就不向往武仙之上的境界嗎?

    我梵教所講解的,正是武仙境界的至強武道!”

    樓那伽的話的確是讓在場的眾人有些動容的。

    之前因為元氣浪潮的原因,有不少人通過元氣浪潮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

    但能夠踏入這個境界對于他們來說便已經是機緣了,武仙這種傳說中的存在,他們根本就連想都不敢想的。

    現在梵教這邊竟然主動公開了武仙境界的修練經驗和秘法,這讓他們也是忍不住心動。

    不過就在這時,楚休卻是冷笑道:“樓那伽殿主,你這點好處就想要把諸位給籠絡了,這可有點太小氣了。

    諸位,我圣教決定跟東齊朝廷的稷下武院聯手,擴充稷下武院,到時候會有武仙境界的強者前來講道的。

    武仙境界,并不神秘,更不是什么珍貴的秘籍寶物,這天下武者,人人都有資格踏上巔峰,成就武仙!”

    下界的氣運也是氣運,東齊這地方,楚休之前一直都沒有機會插手,而這一次他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和理由,他怎么可能放棄?

    東齊皇室供奉堂那位老王爺愣了愣,因為這番話楚休之前并沒有跟他提起來過。

    不過那位老王爺只是呆愣了兩下,隨后便站出來道:“沒錯,我東齊的稷下武院諸位都了解,跟楚教主合作之后,仍舊是以往的規矩,來者不拒!”

    這種事情左想右想都是好事,東齊朝廷沒有理由拒絕。

    楚休在東齊直接建立一個昆侖魔教的分殿的話,可能還會有人抗拒。

    畢竟對于下界武者來說,正魔誓不兩立的概念早就已經被灌輸到了他們的腦子里。

    現在猛然間雙方不為敵了,還要當自己的老師,他們還有些別扭。

    但稷下武院就不一樣了,東齊的稷下武院可是有著很悠久的歷史,甚至東齊有些散修強者都是出自稷下武院當中。

    這點稷下武院甚至要比星河武院都要有優勢。

    星河武院雖然是大羅天的勢力,并且誰都知道實力極強,但它畢竟是外來者,所以這段時間只是吸引到一部分的散修武者,可沒有大宗門加入。

    樓那伽冷眼看著楚休,雖然對其恨的是咬牙切齒,但卻也是無可奈何。

    “好好好,弟子武者我梵教不要了,你帶著他們全部都給我退下!”

    楚休這時候卻是好整以暇道:“退下簡單,但我東齊武林卻是害怕梵教的報復啊。

    梵教實力強大,東齊武林這些小宗門可承受不起梵教的威勢。

    不如這樣,樓那伽殿主你以梵教三神的名義起誓,保證不對今天這件事情報復東齊武林,我們便撤走,你看如何?”

    “楚休!你莫要太過分!”樓那伽從牙縫里面擠出這句話來。

    楚休冷哼道:“我過分?若不是你梵教欺人太甚,把大家都逼到這種地步,又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樓那伽殿主若是感覺太過分,那好,這件事情我便不管了,大家直接破罐破摔好了,就算是梵教能夠屠了整個東齊武林也是要濺一身血,一身洗都洗不掉的血!”

    樓那伽一臉的憋屈之色,最后面無表情道:“我樓那伽代表梵教,向三神起誓,永遠不對今天的事情報復東齊武林,這下可夠了?”

    楚休笑了笑道:“夠了,當然夠了,諸位,梵教信用還是可以相信的,大家都撤了吧。”

    現在在眾人的眼中,楚休的威望都已經空前了,聽他這么一說,東齊的眾人這才有條不紊的退去。

    等退出了梵教的范圍內后,眾人這才真正松了一口氣,贏家老祖對著楚休一禮道:“這次多謝楚教主出手相助了,我等不勝感激。

    若不是楚教主,我等還不知道,眾人的力量集合起來竟然會有這般強,螻蟻之力,也可撼天啊。”

    關于氣運爭奪一事,大羅天一部分武仙都不太清楚,更別說是東齊的這些武者了。

    所以在他們看來,這一次楚休還當真算是義務幫忙了,自身并沒有得到什么好處。

    楚休搖了搖頭道:“諸位,你們若是真這么認為,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以后你們若是再聯合到一起,用同樣的方法估計會死的很慘。

    燒香念經只有一次,再來一回就可以直接超度去了。

    梵教這次之所以會退步,不是因為大家聯合起來的實力強,而是因為梵教不夠強。

    梵教顧慮的東西太多,顧慮到下界時大家所定下的規矩,顧慮到因果,顧慮到名聲,更顧慮到寧玄機前輩。

    這些加在一起,才讓梵教退步的。

    若是沒有這些顧慮,諸位以為梵教當真不敢殺人嗎?

    說句不客氣點的話,諸位想想五百年前,人多的便有用嗎?在某種時候,比如現在是很有用的。

    但在大部分的時候,還是要看實力的。”

    楚休這一盆冷水澆上去,頓時讓贏家老祖等人默然不語。

    的確,這一次他們利用的只是梵教的種種顧慮,這才能扳回一局。

    換成五百年前獨孤唯我還在時,昆侖魔教已經威臨天下,誰敢去跟他這般叫板?那基本上就是有來無回了。

    眾人帶著略顯沉重的心情散去之后,楚休也是回到了東齊皇宮那邊。

    這種事情呂隆光當然不會親自前往,而是在后方的皇宮內等待著消息。

    當楚休他們率先逼退梵教后,呂隆光便已經得到了消息,此時看到楚休歸來,他立刻帶著東齊的文武百官前去迎接,態度可以說是恭敬至極。

    “楚教主救我東齊與危難之中,我東齊上上下下,必將銘記于心。”

    楚休搖搖頭道:“陛下客氣了,身為下界武者,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雖然是魔道,但卻也是下界的武者,怎么忍心看到諸位被梵教威脅殘害?”

    楚休這番話甚至讓在場不少的東齊武者都對楚休的印象有所改觀。

    之前世人都說昆侖魔教兇殘,說楚休乃是窮兇極惡的大魔頭。

    現在看來,這應該都是那幫偽君子小人的嫉妒和詆毀,他們分明就是嫉妒楚教主的實力強大,所以才如此的詆毀昆侖魔教。

    都是江湖廝殺爭斗,誰又能比誰好到哪里去?

    起碼現在他們知道,是楚休出手救了他們,所以他們對于楚休的感官可以說是煥然一新。

    被呂隆光恭維了幾句之后,楚休沉聲道:“接下來我圣教的老前輩,魏書涯魏老會帶著一批武者親自來東齊,跟稷下武院合作,在整個東齊推廣武道,不論宗門派別,或者是朝廷散修,都可以前來修行聽講。

    事后這些人是決定加入東齊朝廷還是離去,全部都由他們自己來選擇。”

    大羅天下界,道尊說他們帶來的乃是一個武道盛世,這話雖然有些假,不過武道盛世卻可能是真的。

    不管是因為要爭奪氣運還是弟子,星河武院、三清殿,還有楚休這邊都已經放棄了門戶之見,愿意把所有的核心武道都拿出來傳授出去。

    之前大家都是閉著眼睛修行,一部最簡單的練氣功法都藏著掖著,而現在從煉體到武仙,武道之路的門戶都向著整個天下所敞開,幾十年上百年后,說不定真會造就出一個武道昌隆的盛世來。

    這時呂隆光忽然把所有人都給遣散,對著楚休沉聲道:“楚教主,您這一次幫了我東齊這么大的忙,我東齊無以為報。

    我這里有一樣東西,準備獻給楚教主您,或許會對您有些幫助的。”

    :。:


同類推薦: 無疆大仙官尋情仙使道君獨步成仙蒼穹之上一品修仙不朽凡人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