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三國小霸王章節目錄 第2274章 賢內助

章節目錄 第2274章 賢內助

    孫策抬頭看看天。“天色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早點來,說說襄陽的事。”說完,不等孫翊回答,他就轉身就走,扔下孫翊一個人站在廊下。

    孫翊抬起頭,看著藍天白云,還在天上的秋陽,撓著頭,半天才應了一聲。

    孫策回到后宮,本想去正殿,到了門口,想了想,又折身往稻香殿去了。宮里很安靜,除了殿門當值的羽林衛,幾乎看不到人。孫策背著手,走得又快又急,凌統、張溫有些跟不上,跑得氣喘吁吁。聽到他們的聲音,孫策這才意識到他們的存在,揮揮手,讓他們出宮,回家與家人團聚,明天也不用來當差。

    凌統、張溫互相看了兩眼,意識到孫策心情不好,也沒敢多吱聲,行了禮,轉身匆匆走了。

    孫策一抬頭,看著稻香殿的殿門,卻有些猶豫了。既然是汝潁系在出難題,他來找袁權商量有意義嗎?袁權雖然不是袁衡,畢竟也是汝潁人,不能不有所偏袒。正猶豫著,袁權出現在殿門內,一身樸素的常服,兩只衣袖卷到肘部,露出沾滿面粉的手臂。

    看到面粉,孫策笑了,舉步進了殿門。“姊姊,你看,我可是嗅著味兒來的。”

    “什么味兒?”袁權含笑反問。“煙火味,還是豉醬味?”

    “不管是什么味,總之不是血腥味。”孫策走到袁權面前,攬過袁權的肩膀,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嗯,還是原來的味道。”

    袁權用手肘推了孫策一下,臉上飛起紅霞。“臣妾十年前就有遲暮之味了?”

    “十年前青春正年少,雖然香,卻有些清淡,如今芳華正茂,還是一個味道,只是香氣更濃,卻不是什么遲暮之味。”

    “且。”袁權白了孫策一眼。“有大喪呢,大王可別亂開玩笑,連累臣妾吃瓜落,提前進冷宮。”

    “冷宮好啊,冷宮保鮮防腐,做個冰美人,免得你總把遲暮掛嘴邊上。”

    “噗!”袁權忍俊不禁,笑容一展,隨即又收了起來,忍得很辛苦。她擺了擺手臂,掙脫了孫策,進了東廚。孫策跟了進去,見灶上熱氣騰騰,熱水將開,和好的面放在案上,包好的點心整整齊齊的放在籠屜里,小巧而精致。只是除了兩個打下手的宮女,并沒有看到其他的人。

    “宮里怎么這么安靜?”

    “都去陪阿母了。”袁權命人去取茶杯來,孫策止住了,就在袁權身邊坐定,端起她的茶杯喝了一口。袁權看在眼里,也沒說什么,繼續做點心。“阿翁的靈柩送回來,暫時安放在紫金山下。阿母去陪著,每天祭拜,對棺而泣,王后她們自然要陪著。臣妾是個閑人,便留在宮里照應,閑著也是閑著,做些點心送去,也算是盡一份孝心。”

    孫策靠著食案,聽著袁權說著閑話,一聲不吭。他忽然覺得,就這么一直下去也挺好,至少不用考慮那些令人心煩的事。

    正說著,灶上蒸的點心好了,袁權起身,端下籠屜,打開籠蓋,熱氣蒸騰而出,彌漫了整個廚房。霧氣中,袁權拈起一枚小巧的點心,撅起嘴吹了吹,遞到孫策嘴邊。“嘗嘗,素餡的,建業城外沙洲上的蘆蒿切丁,味道不太一樣。”

    孫策張開,將點心輕輕咬破,一道略有些藥味的清香在鼻端縈繞,溫暖中帶著幾分清新。

    “如何?”

    “好吃。”

    “說得詳細點。”

    孫策有點為難。他不是一個專業的食客,對食物的鑒賞能力有限,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他眨了好幾下眼睛,搜腸刮肚,還是只有“好吃”二字。袁權笑了,在灶下添柴的宮女也忍不住笑了兩聲,隨即又故作嚴肅,只是臉蛋被灶堂里的火映得紅撲撲的。

    “看來大王的能力還是在治大國,不在烹小鮮。”袁權含笑忙碌著,嘴角挑起一道淺淺的弧。

    孫策又取過一枚點心,放進嘴里,慢慢的咀嚼著,同時也咀嚼著袁權的這句話。這句話看似隨意,其實有深意。漢代雖以儒術治國,卻不排斥黃老之言——漢代的儒本就兼有法術,只是權重不同——老子那句“治大國若烹小鮮”更是常被人掛在嘴邊上,以作為齊家治國不二的最佳證據,可是現在袁權將治大國與烹小鮮對立,這本身就在表明態度。

    這也是他一直以來的態度。家是家,國是國,齊家和治國的原則并不一致,家國不分的結果往往是國破家亡,孫堅戰死就是典型的例子。以他征戰多年的經驗,他能不清楚孫權的優劣?但孫權是他的兒子,是不受長子重視的次子,他不能不有所提攜、偏袒。

    孫策心里一暖。他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袁權提過水壺來,為他續了些水。“大王不要誤會,臣妾可不是想干政。臣妾見識有限,只能在這廚庖之內施展手段,登不上大雅之堂。”

    孫策斜睨著她,會心一笑。他默契的轉換了話題,說些冀州的風土人情,尤其是說到劉備兒子阿斗的大耳朵和長水臂。他當時第一眼看到時,也覺得這孩子有點像怪胎,一般人還真生不出來。由此可見,劉備受傷絕嗣就是甄儼等人搞的鬼,信的謠,他們用兩個醫匠的性命換來了劉備的六神無主,近乎絕望。知道自己不會再有血脈,劉備的斗志怕是去了一半,所以一聽說中山被圍,直接就跑了。

    孫策說得有趣,袁權卻是不信,覺得孫策有故意貶損劉備的嫌疑。她是見過劉備的,劉備的耳朵的確不小,手臂也比別人長一些,卻不至于像孫策說的那么夸張。照孫策那說法,劉備的兒子阿斗不是人的孩子,倒像是只猴。

    孫策哈哈大笑。“你沒親眼見過,不信也正常,等我俘虜了他們父子,你就知道我有沒有騙你了。”

    ——

    孫策在稻香殿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吃完袁權準備的早餐,精神飽滿地去上朝。剛出宮門,迎面就遇見了孫翊和曹英夫婦。孫策很驚訝,抬頭看看天。“叔弼,你現在很用心啊,這么早就來了?有很多事要說?”

    孫翊有些尷尬,搓著手,吱吱唔唔地說不出話來。曹英欠身施禮,含笑道:“大王,你可別寒磣他了。他這么早入宮可不是為了公務,是為了權姊姊的早餐來的。”

    孫策一愣。“早餐?你們家沒早餐嗎,要到宮里來吃?”

    “妾手藝太差,做不出權姊姊那樣的美味……”

    “你不僅手藝差,還懶。”孫策沒好氣地說道:“我看不是叔弼想吃權姊姊做的早餐,是你。”

    曹英有點窘。“呃……大王批評得是,妾既笨且懶,只能跟著丈夫到王兄家乞食。不過這也不能怨妾,到宮里乞食的又不是僅有我們夫妻,大王的幾個弟妹都這樣,只不過他們在紫金山陪王太后,不在大王眼前罷了。”

    “他們能一樣嗎?他們還沒成家,你們可是成了家的人。”

    “成了家,也沒分家啊。”曹英理直氣壯。

    “分家?”孫策背著手,來回踱了幾步,打量著曹英。“你想怎么分?”

    曹英有些氣短,訕笑著不敢說話。孫翊將她拉到身后,斥責道:“胡說八道什么,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又陪笑對孫策說道:“王兄,你別理她,她說話不過腦子的,他們曹家人都這樣。你看她那兄長,當初娶了我姊,結果一開打,他就跑了,不僅不管我姊,連他兒子都不管,都賴在王兄身上。王兄你連外甥都管,總不能不管親兄弟?”

    孫策點點頭。“行,你們這夫妻檔搞得不錯,夫唱婦隨啊。”他抬手指指孫翊。“回頭我就和你二姊說,讓她趕緊帶著孩子去益州。”說完,轉身就走。

    “別啊。”孫翊慌了,一邊追孫策,一邊追一邊揮手示意曹英趕緊走。曹英吐吐舌頭,飛奔去后宮。孫翊追上孫策,連連拱手求饒。“王兄,臣弟錯了,臣弟錯了還不行嗎?你千萬不能趕二姊走,這要是讓母后知道了,臣弟不得被打死?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二姊要嫁曹子修,母后可是不同意的,是王兄……”

    “是我的主意。”孫策停住腳步,盯著孫翊。“所以我會一定會負責。如果不是我的主意呢?”

    孫翊眨著眼睛,一時反應不過來,不知道孫策究竟想說什么。孫策等了片刻,沒等到想要的答案,不免有些失望。孫翊雖然進步不小,可是他在政治這方面的確沒什么天賦,沒有鐘繇現場指導,他就沒了主意。算了,不為難他了。“先去吃飯吧。”孫策擺擺手。“回頭說說襄陽的事,還有……”孫策又停住,伸手指指孫翊。“分家。”

    孫翊如逢大赦,連聲答應,飛也似的跑了。他進了后宮,來到稻香殿,袁權、曹英正在等他,見他進來,曹英連忙詢問事情的經過。孫翊把他與孫策的話復述了一遍,端起一碗粥就喝。曹英轉了轉眼珠,若有所思。袁權看在眼里,卻佯作不知,只是命人為孫翊端上點心。

    :。:


同類推薦: 太初無窮重阻抗日之特戰兵王上門姐夫日記大唐貞觀第一紈绔重生在神話世界楚臣如意小郎君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怎么看